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农民工有尊严地融入城市北原山猫

2019-10-16 17:15:24 北原山猫    

重庆市有农民工400万,该市人大常委会日前审议通过设立重庆“农民工日”的议案,从今年起每年11月的第一个星期日,将成为重庆农民工的节日。11月4日正是首个“重庆农民工日”。对此,见仁见智,褒贬不一。褒者认为,“农民工日”标志着农民工“权利的回归”,破天荒有了从未有过的自己的节日;贬者认为,农民工首要的问题是在城市的生存环境和生存权利,设立一个“农民工日”似有“作秀”之虞。

我的观点是:聊胜于无,重庆市设立“农民工日”总比将农民工视为“城市垃圾”要强十倍、百倍。倘若我们沿着这个思路走下去,维护农民工的权利,让他们有尊严地融入城市中来,指日可待。

农民工涌入城市有二三十年了,第二代农民工也已纷纷“登场”,他们为市政建设、经济繁荣和社会发展流汗出力,奉献青春,城市发展的史册上理应留下他们的功绩。然而,由于传统观念的惯性,对农民工不免另眼相待。“经济上接纳、文化上排斥、制度上限制”是目前城镇对农民工的总体态势。农民工至今普遍存在“四低”和“四难”问题——工资收入低、生活水平低、综合素质低、社会地位低和就业难、维权难、子女入学难和社会保障难,歧视农民工、侵害农民工合法权益的事时常见诸报端。农民工身在城市,但并没有有尊严地融入城市,这是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。

前一阵子,有媒体讨论“仇富”问题。包括农民工在内的穷人和城市富人是一对矛盾,这对矛盾处理不好,会导致社会不和谐。日前,中国青年报社“社会调查中心”与新浪网新闻中心联合开展了一项调查,调查发现,一段时间以来,在我们的社会里,穷富之间忽然裂开了一道深深的鸿沟。这道鸿沟不仅仅意味着收入的悬殊,更表现为一种心理上的对立。这种“心理上的对立”严重威胁着农民工有尊严地融入城市。不是吗?有些城里人将农民工一概视作“衣冠不整、体形丑陋、举止委琐、行踪可疑”者,有些城里人一看到农民工的身影就蹙眉,一听到农民工的声音就烦心,高档游乐场所不让进,花园住宅小区不让住。农民工一旦成为城市的“另类人”,他们能有尊严么?没有尊严又岂能自由融入城市?农民工穷的是经济,而不是人格、人权!

“尊严”并非一个空洞抽象的词汇。农民工进城后,他们的性健康便是一个绕不开的“尊严”话题。关注他们的性健康,其实就是关注他们的生存环境和生活质量。前不久,绍兴市卫生局在市总工会的帮助下,调查了800位农民工,出炉了国内首份农民工性报告。报告称,农民工夫妻在一起的比例仅5%,即使同居在一个地方,居住环境也很差。由于配偶分居,他们情绪上往往容易波动,甚至生理欲望没有正常的处理,他们会找一些不良的发泄方式。非正常性行为当然有失尊严,但是,城市给他们又有多少人文关怀?例如,作为人性化管理的方式,应该给予农民工探亲假的权利,另外对已有家室的农民工,应该在单位宿舍里建立夫妻房,为前来探亲的配偶夫妻提供团聚的环境。

经济学的常识告诉人们:“二元经济”发展的一般趋势是,随着工业化的推进,大量农民从经济相对落后的农村流向城市,并最终带动农村经济的发展,实现整个经济体的“一元化”发展。为缩短“二元经济一元化”的周期,实现城乡同步发展,政府部门必须从整体上对现存的一些体制制度进行综合配套改革,包括户籍、教育、医疗、社保改革,从统筹城乡的视角构筑一条有利于农民工进城的绿色通道,以保障农民工有尊严地融入城市。时下,由于进城农民工没能享有基本的社会保障,基本被排斥在现有的社保体系之外,所以大部分农民工进了城但不愿放弃承包的土地,仍将它当作自己将来最后的可靠的生活来源,这其实是农民工面对后顾之忧而采取的一种无奈选择。倘若打破城乡分割的社保体制,建立城乡对接的社保体系,这不仅能促进农村人口转移和加快我国城镇化的进程,而且会实际改善农民工生活的状况,使他们有尊严地融入城市,共同分享改革的成果。如是,那将会在我国的人权保障史上大书一笔。

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:“创造条件让更多的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。”现在我们需要研究的是如何让“更多的群众”,尤其是像农民工这样的弱势群体,也能够拥有由政策带来的“财产性收入”,比如,对那些离开了土地、离开了农村、离开了自己的房子的农民工及其子女,能否给一些“财产性补偿”?这是值得研究的问题,也是农民工有尊严融入城市的发展方向。

正要结束本文时,忽而读到11月6日《中国改革报》消息:重庆市委已建议在市三届人大代表选举中,按5%的比例推荐农民工为市人大代表候选人;11月27日《新民晚报》消息:苏锡常地区市镇两级人大换届选举,产生20名农民工人大代表。是呵,农民工有尊严地融入城市,首先应该融入于城市的政治生活之中。

喷雾除尘

松下蓄电池

品牌折扣童装

粉象生活app

友情链接